在“中美经贸摩擦的舆论应对”闭门会议上的发言

时间:2018-11-03    点击: 次     来源:19cf cc最快报码软件    

引言:

10月24日陈利浩在某央媒闭门会议上的发言,主要反映了民营企业家的关切。提出四条建议:一、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就应该突出基本经济制度和民营企业家的历史地位;二、国企的所有制中性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关系到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必须真正落实;三、形式主义作为四风之首,其危害主要是“走回头路”,必须坚决惩处;四、民营企业家真正的担心是对基本经济制度存续期的时间限制,应该适时修宪,明确基本经济制度是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基础,而不是初级阶段的权宜之计。




按主持人的要求,我先谈一下学习刘鹤副总理答记者问的体会。刘副总理讲话以后,我让公司高管认真学习。我觉得刘副总理的讲话非常客观,实事求是,合情合理,没有大话、空话。针对民营企业的焦虑,他强调坚定不移贯彻基本经济制度,强调两个毫不动摇,特别是他尖锐指出部分机构、人员出于个人政治安全的考量不支持民营企业,点到了要害。虽然举的是贷款的例子,但我觉得政府机构和其他部门都存在这个问题。对民企重要性的56789,我印象中政治局委员级别的领导还是第一次讲。从产业结构的角度,认识国企和民企的作用,应该也是第一次。特别是他讲到了经济结构调整最近的三项工作,把支持民企发展放在了国企改革的前面,重要性非常突出。我认为刘鹤副总理的这个讲话,应该成为舆论应对、对外宣传的范本。


今天只有我是来自企业界的,我先给各位举三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我们九三学社的一个社员,他是一个从无怨言的企业家,前段时间他跟我说“公司办不下去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创投合伙企业原来是20%的所得税,国家税务总局一下子提到35%,而且要从今年一月份开始补收,怎么办?我们都已经答应股东了的。第二个是社保入税以后要全额征收、补缴,实体企业真的没法活了。”在其他的企业家朋友那里,我听到的反应也都很强烈。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民营企业家为了国家的一项政策这样灰心丧气。当然这两点国务院已经及时纠正了,但政策的朝令夕改对稳定预期确实非常有害。


第二个例子是我在美国的一个做房地产的朋友,她最近跟我说:“陈总,我真没想到,我有好几个朋友,他们每年都来美国旅游,我让他们在美国买房,他们都说肯定不买,只在中国生活、发展,而今年都来找我买房了,他们觉得待不下去了。”


第三个例子,一个国企的高管对我说:“作为企业高管,我们现在花在生产经营上的时间一半都不到。”我问他另一半时间在做什么呢?他说:“都在学习,学习各种文件,学习各种指示。而且,各种约束越来越多。这样干企业,真的干不好了。”


为了提振企业家信心,我作为珠海浙江商会的会长、作为广东新阶联的监事长,曾经从三个角度谈过体会:


第一个角度,我说:每年总书记3月4号下午在全国政协委员联组会上的讲话,是政治宣言,唯一一次被人民日报全文刊发的、而且当年全国政协会议的每个级别的传达文件首先提到的,是总书记的这个讲话。“基本经济制度是写进党章的,是不会变的、不能变的、也不应该变的”,总书记对基本经济制度真是讲到了苦口婆心、不厌其烦的程度。


第二个角度,我说十八大以后中央成立了深改组,深改组的文件叫《意见》,深改组的《意见》成为中共中央、国务院文件并发向全国的,我印象里面只有两个,一个是关于加强产权保护的意见,另一个是关于保护和弘扬企业家精神的文件。两个都是跟民营企业、跟非公经济人士直接相关的。


第三个角度,我说要从个案去关注法治。最近几年中央非常重视对历史产权案件的复核和纠正,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都用了一个可能发生歧义的句子,说“对产权纠纷案件要尽快甄别改正”,产权纠纷案件有历史上已经判决的,也有现实中发生的,现实中发生的本来就不应该是甄别改正,但可见领导对于产权保护重视、迫切的程度。张文中案件已经纠正,顾雏军、牟其中案件正在再审中。这都是导向意义非常明显的个案。最高法院前段时间判了浙江金华婺城区政府拆迁违法、给予赔偿,第一,最高法院从来没有判过房子拆迁的案件,原来都是下面的法院判的;第二,即使法院判过同类案件,也从来没有判过政府赔偿,最多只是补偿。所以,这是一个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例。


归纳一下这三个角度,我跟民营企业家讲,产权保护从总书记的讲话,到中央深改组的《意见》变成党中央国务院的文件,到具体案件的甄别改正和处理,正在一步一步的落实,我们应该对产权保护有信心。效果还是比较好的。


与国企的工作人员交流,我会这样讲:“现在受到的约束确实是越来越多了,但是要理解中央真的不是不让打高尔夫、不让吃饭这么简单。要从总书记多次强调的人民主体的角度去理解。整天打高尔夫,整天吃吃喝喝,就没有心思为人民做事了。要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他们觉得这个说法还是可以接受的。


从提振信心、稳定人心的角度,可以、也应该这样解释、强调。但另一方面,我们更要利用一切机会凝聚继续前进的共识、巩固改革开放的成果。学者们前面讲过的我就不重复了,提以下四点建议。


第一点,要充分利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的机会凝聚共识。改革开放四十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四十年来最主要的制度变革是什么?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多党合作、人大、政协等制度原来都有,这四十年就多了一个“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这是最主要的制度基础。这四十年里面新涌现的社会成分是什么?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民主党派等原来都有,这四十年新增加的就是包括企业家在内的新的社会阶层。改革开放,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通过基本经济制度激发了包括企业家在内的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活力,传导到整个中国社会,当然也紧紧抓住了全球化的机会,才有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要让知识分子、企业家及各个社会阶层消除担心、稳定预期,我们就一定要利用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机会,把这个讲清楚。


第二点,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其实,竞争中性、所有制中性不是现在才提出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对各种所有制,第一同等保护,第二同等监管,这不就是最根本的竞争中性、所有制中性吗?其中提出要成立国有资产的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有人不理解说为什么要有运营公司?运营公司太重要了,运营公司才能让政府从“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这个怪圈中摆脱出来。如果国有资产的投资和运营都通过公司、通过股东,那么这个股东成分是国有的、民营的还是外资的就没有区别了,就中性了。但是国企改革的路走得很曲折。比如说在国企怎么样贯彻党的领导,最近总书记在东北视察时专门强调: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必须一以贯之,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也必须一以贯之,总书记的这个要求,应该是要把党的领导和现代企业制度的建设结合起来,党的领导要通过股东会和董事会的机制去实现,通过在股东会和董事会的委派、表决机制去实现。因为现代企业制度的公司治理架构就是股东会、董事会和经营管理层,在这些架构之上再搞“前置审批”,就不是现代企业制度了。最近刘鹤副总理主持的国企改革座谈会的精神,“与其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把混改作为突破口,非常关键。总之,要讲好中国故事,要在世界上树立市场经济国家的形象,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国企要足够“中性”。我们一定要真正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


第三点,主持人刚刚提到:形式主义跟民营企业没有关系,为什么民营企业家、非公经济人士对形式主义那么敏感呢?确实,形式主义对民营企业没有直接的影响,民营企业也不需要经常脱产政治学习。但是,形式主义跟某个历史时期紧密联系在一起。总书记讲过: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一次伟大的觉醒。觉醒,就是从噩梦中醒来。这个噩梦,就是改革开放之前的国民经济走向崩溃边缘,同时也是形式主义的登峰造极。早请示、晚汇报、三忠于、四无限等等,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记忆犹新,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也口口相传。由于形式主义的这种政治特征和时代特征,又把这套东西翻出来,就很容易让人产生疑虑:是不是又要回到那个剥夺财产、剥夺自由的年代了?这个后果,比我们经常讲的“形式主义浪费时间、耗费资源”要严重得多。因此,一定要把形式主义作为四风之首这个危害性突出强调、严肃处理。中纪委最近下了一个文件反对形式主义,为什么我们不能抓住几个形式主义的典型案例,严肃处理,通报全党呢?反对形式主义的话讲那么多,却很少有人为此受到处分,这应该是形式主义屡禁不绝的一个重要原因。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要求党员干部把十九大以来的“九十九个新词”“烂熟于心”,你们记得熟吗?整天去记这些名词,还有心思真抓实干吗?习总书记十八大以后带领常委亮相的讲话,多么简短、真情、直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听一遍就忘不掉;十八大后党中央提出反四风、八项规定,全党和全国人民都记得很熟。反形式主义、整顿文风,就应以党的十八大作为榜样。


第四点,是最根本的一个建议。民营企业家、非公经济人士关注的,不仅仅是谁发表了一个“私营经济退出”的言论,或者报纸发表了一些文章,而是现行《宪法》中对基本经济制度的时间限制。三十几年前修宪加入基本经济制度,没有时间限制加不进去,但这样就导致按照宪法文本的规定,初级阶段结束以后要回到单一的公有制。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有两个特征,第一个是时间特征,《党章》里面规定是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100年,也就是2056年左右;第二个是经济文化不发达的特征,但到建国一百周年我国已经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了,“经济文化不发达”的特征已不再存在,那是2049年。也就是说,“我国将长期处于初级阶段”中的“长期”还有三十几年,三十几年后初级阶段就要被跨越。初级阶段以后怎么办?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基本经济制度对应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阶段、而不仅仅是初级阶段;按照我国社会经济的实践,经济、文化发达了、就要回到单一的公有制,也已经不再可能。所以,应该把执政党的主张变成国家意志,修改宪法关于基本经济制度的条款,去掉初级阶段的时间限制,明确规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巩固和发展阶段都坚持实行基本经济制度。只有这样,才能给非公经济人士、全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明确的预期。宪法要与时俱进,修宪为了消除不确定性,建议适时修宪。


回到“中美经贸摩擦”的主题,我觉得这是中国进一步向世界展示改革开放决心的一次机会。商务部在中美贸易打响第一枪的时候发表了一个声明,声明很短,但是里面有几句话我觉得跟贸易战一点关系都没有:中方再度重申,我们将坚定不移的深化改革,保护企业家精神,强化产权保护。商务部的声明里面为什么要这样讲?我认为就是中央希望通过中美贸易战向全世界再次展示我们改革开放的决心。所以,这个机会我们要利用好。从系统论的角度,现在的中国和地球村之间有三个一体化:经济一体化、人员交往一体化、信息一体化,在这三个一体化紧密连接之下,中国那么大的一个局部,世界想把中国甩开、或者中国背离整个世界,都是几乎不可能的。形势总是比人强。我们应该对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充满信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