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电观察丨壮大光热发电产业期待稳定性政策

时间:2018-06-29    点击: 次     来源:中电新闻网    

2018年是我国光热发电发展史上具有非凡意义的一年。部分首批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将要建成并网。国家能源局发布 《关于推进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多项支持措施,建立和强化“退坡、调整、退出”三项工作机制,对光热发电行业带来深远影响。


6月20日至22日,主题为“光热新未来·迈向可持续发展”的2018年第五届中国国际光热电站大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透露出对行业发展热情的同时,也对政策的稳定性和持续性进行呼吁。首批20个示范项目中的绝大多数正在抢时间、努力争取早日投产发电。塔式、槽式等多样化技术路线对培育国内光热发电市场提供科学的决策指引。


地方政府加大光热项目政策扶持


2018年初,甘肃省玉门市政府公布了《玉门市光热发电及其装备制造产业项目投资优惠政策》,分别从设立产业引导资金,贷款贴息、“小升规”、达产达标、用地、电价、用气、水土保持、设备采购、技术设施配套和“一企一策”等10个方面对在玉门市境内投资的光热发电机其相关的制造项目给予大力扶持。


对于业界普遍关注的土地价格问题,玉门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曹建宏介绍说,未来在玉门使用国有未利用土地建设光热发电项目,对不改变地表形态的光热镜场等用地部分将以划拨方式供地,对永久性建筑用地部分以出让方式供地,按照工业用地最低价的30%进行评估出让。此外,玉门光热发电基地、光热小镇内的供水、供气、道路、通讯等公共基础设施将由当地政府组织配套建设,不实行企业均摊。


在本届光热大会上,新疆哈密市副市长张红光、甘肃省敦煌市副市长张诚、甘肃省玉门市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曹建宏、甘肃省阿克塞县县委副书记张跃峰等多位西北部市、县政府相关负责人到场,表达了地方政府对光热建设的支持和发展光热产业的愿望和信心。


“光热项目犹如一个刚刚出校门的大学生,需要家族及社会给予支持,家族、家长就是政府。光热发电是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产业,当地政府要把自己的职责尽到,同时积极争取中央的政策支持。”张红光表示,哈密市这几年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综合能源基地,光热将作为基地重要的新能源支撑。


张诚介绍,敦煌为扶持光热企业做好五个“抓”。一是抓配套促开工,敦煌有大面积的国有未开发的荒滩地,政府将做好光热园区的水电通信和天然气等配套基础工作,保证项目快速开工;二是抓并网保接入,目前敦煌输出新能源发电容量还有较大的富余空间;三是抓协调保服务,对现在的光热项目提供一站式保姆式的服务。四是抓督查提进度,建立督查问责通报机制;五是抓规划谋发展,完善了敦煌光伏光热协同示范项目规划。


首批示范项目正在积极建设推进


“中广核德令哈50兆瓦槽式光热电站于2015年8月份主体开工建设,目前土建施工已经完成,设备安装、单体调试已经完成,管道吹扫完成,通过机组整套启动前的质检,计划6月底首次并网。”中广核太阳能德令哈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志刚在光热大会上的发言引起了行业振奋。项目若如期并网,将是全国第一个并网的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


与中广核项目同期入选首批示范项目的首航节能敦煌100兆瓦熔盐塔式光热电站、中控太阳能德令哈50兆瓦熔盐塔式示范电站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预期2018年底前建成并网。2018年底,这是首批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最初批复时的时限要求,在此之前并网,能够享受到每千瓦时1.15元的上网电价。


“定日镜立柱已安装60%,定日镜已安装35%;吸热系统正在安装塔顶吸热器钢结构;储热系统储盐罐正在焊接罐壁;首航节能吸热器的设计和制造完全实现了自主,采购的发电机已送达现场,目前设备正在安装调试中,汽轮机全套设备6月份完成汽轮机扣缸……”6月21日,北京首航艾启威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惠超在光热大会上介绍道。


浙江中控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德令哈项目截至6月10日已完成了20473根立柱安装,累计完成75%,完成11170面定日镜安装,累计完成42%;吸热器将于2018年10月完成安装和调试;储换热系统钢平台6月份完工,将于10月份化盐,11月份完成调试;主厂房已完成主体框架。


由于投融资遇阻、部分技术不成熟、土地价格高、设备采购时限长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国家首批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在建设的头两年并不十分顺利。为促进太阳能热发电产业发展,5月18日,国家能源局发布 《关于推进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首批示范项目建设期限可放宽至2020年12月31日,同时建立逾期投运项目电价退坡机制。根据此前国家能源局的通报,共有16个项目承诺继续建设,其中大部分承诺将于2019年底前并网发电。


“随着首批示范项目机组陆续投入运行,光热发电机组具有的电力输出稳定可靠、调解灵活的技术优势将得到充分展示。在国家能源发展战略的指引下,在技术创新的驱动下,光热发电作为我国能源转型的新途径和西部大开发的新引擎,必将迎来蓬勃发展的新局面。”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孙锐说。


光热发电规模化需要充足时间


“不同于风电和光伏,光热发电当前最紧要的任务还是产业成长壮大。‘十三五’和‘十四五’期间清洁能源新的增长点,光热发电具备承担重任的潜力。近期光热发电行业推进技术的持续进步以及产业链的建设,是未来发展的根基。”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研究员时璟丽表示。


浙江中控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建祥指出,中国的光热发电要有美好的未来,需要很好的政策环境,有预期、确定、明确的政策环境和持续不断的新项目的立项和推进。整个产业链要不断降低成本、不断提高效率和增加发电量的前提是一定的装机量。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孙锐同样指出,光热发电在中国刚刚起步,产业规模的发展需要时间过程,在政策支持层面要有一定的连续性、稳定性,应该给中国光热发电企业以充足的时间来实现规模化,实现成本的下降。


“光热企业一直在致力于降低整个电站建设的成本,但当前钢材、水泥、玻璃、熔盐等主要原材料价格出现大幅上涨,对光热产业成本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我们希望后面的产业政策能够让企业有所期待。”常州龙腾光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俞科说。


时璟丽指出,对于光热发电这样类型的技术在累计装机规模达到500万~1000万千瓦、每年新增装机在100万~200万千瓦之前,采用稳定性的、类似于标杆电价的政策是非常有必要的。


北京首航艾启威节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高峰同时表示,使光热技术可持续发展,除了通过规模化和标准化降低工程造价外,还可以通过技术变革,改变设备成本和提高效率来降低造价。“通过不断技术创新和改进,通过规模化和集约化的产业发展历程,我国的光热事业必将走在世界前列。”